中国西藏网 > 宗教

揭秘:布达拉宫何以“永葆青春”

发布时间:2019-07-24 09:20:00来源: 西藏商报

  作为土木结构的布达拉宫建筑,为什么历经千年而巍然屹立在红山之巅,人们采取了哪些保护举措呢?本期《八廓街》,我们继续听尼玛次仁老师讲述布达拉宫保护的故事。

  建立健全组织机构 依法对布达拉宫进行保护

  上期我们说到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后,在布达拉宫红宫西面建了他的灵塔殿,外墙涂以绛红色,与十七世纪第司·桑杰嘉措时期修建的红宫形成了一个整体,被统称为红宫。此举标志着布达拉宫主体建筑的全部完成。留给当今人们的,是气势恢宏的布达拉宫建筑,以及对建筑的保护。

  保护布达拉宫,从管理角度来说,首先就是建立健全管理机构。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之后,旧西藏实行的政教合一封建农奴制度还没有完全被推翻,原噶厦政府还在布达拉宫办公,布达拉宫也还没有成为文物保护单位,无法依照文物保护相关规定对其保护。这种状态一直持续至1959年。

  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正式开始,彻底推翻了旧制度,建立了新制度。自此,布达拉宫成为“人民的资产”。196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正式公布布达拉宫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依照文物保护法相关规定对布达拉宫进行保护。

  作为文物保护单位,布达拉宫配套的组织机构逐步得以建立和完善。当时的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下设自治区文物保护管理委员会(简称“文管会”),办事地点设在罗布林卡。文管会下设布达拉宫文物保护所,在编人员不足6人,他们对布达拉宫进行日常管理和保养。

  1978年以后,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西藏。国家对布达拉宫的军事管制取消了,由西藏自治区全盘接手管理,布达拉宫文物保管所(简称“文管所”)的原有职能得以恢复。同时,国家每年都下拨修缮专项资金,文管所利用部分资金,依照“先救命,后治病”的原则,对布达拉宫可能出现的险情进行力所能及的修缮。

  与修缮工作同步开展的,还有布达拉宫库房文物的登记。文管所从布达拉宫殿堂开始逐一登记造册,建立文物档案。为了确保文物管理工作规范化,文管所组织了一批专家学者,包括著名的绘画大师安多强巴、藏学家东噶·洛桑赤列等一批在西藏很有名气的专家学者,来梳理布达拉宫文物的基本情况。同时,布达拉宫也派出工作人员,与专家们一起对布达拉宫殿堂文物进行逐一登记造册,开始建立最基本的文物档案。至今,布达拉宫文物的登记建档工作仍在持续,布达拉宫文物的家底还没有彻底摸清。

  电线改造升级 全区首次实现线路穿管

  随着修缮和登记造册工作的开展,布达拉宫的对外开放也逐步纳入议事日程。这时,文管会开始梳理参观线路的安排与设计,门票定价、印制、销售制度的安排等。经过两年的准备探索,1980年1月,布达拉宫正式对外开放。

  1984年,因电线老化短路而导致布达拉宫强巴佛殿局部失火。人们从雪城井里打了水,沿“之”字形台阶逐个往上传递水桶、脸盆等简易的灭火工具进行扑灭,火势很快得到控制,迅速熄灭了,但强巴佛殿还是有一半的建筑坍塌了,部分文物被烧毁,国家文物局经过对损失的评估后,当即同意拨款修复佛殿及被损文物。

  强巴佛殿失火,损坏最严重的是八宝《丹珠尔》大藏经。八宝《丹珠尔》大藏经由金、银、珍珠、海螺、松石、珊瑚、青金石和朱砂八种宝物磨粉当颜料书写而成,每页7行字,每行字因颜料不同而颜色各异,当人们在室外翻阅八宝《丹珠尔》大藏经时,会闪闪发光。

  八宝《丹珠尔》大藏经一共有225部经书,1万多页,当时失火被烧毁的就有130多部,需及时修复。那时的书写“尼赤”风格的书法家还没有被纳入非遗传承人的体系,也没有什么“名气”,散落在西藏的僻静山村,鲜为人知。为了找到遗落在民间的能工巧匠和书法家,自治区文管会在拉萨光明岗琼甜茶馆旁边的“苹果树大院”找到了一位老人,他是拉萨乃至整个西藏唯一的金粉提炼人。通过这位老人,还恢复了加工金、银、珍珠、海螺等书写材料的磨制。又在尼木县找到了保存千年不腐的雪拉藏纸,吞巴乡一带找到了罗杰等几名“尼赤”书法家。

  由于强巴佛殿失火,自治区党委政府和国家有关部门决定对布达拉宫实施电线改造升级。当时的布达拉宫消防管道安装和电线改造升级项目由故宫博物院的电气设备工程师担任,把老化的电线全部改造完,对新布设的照明线路全部进行穿管,这在区内属于首次。

  除了对线路进行了穿管,还规定布拉达宫里所有照明灯的灯泡瓦数不超过40W;减少酥油灯的数量,必要的酥油灯减少灯芯数量……这就使得工作量大大增加,布达拉宫文物保管所已经不能满足实际需求。

  经自治区编办批准,1989年布达拉宫管理处正式成立。同时也撤销了西藏自治区文物管理委员会,成立了西藏自治区文物管理局(现西藏自治区文物局)。布达拉宫管理处的人员组成是由原来的文管会中调剂出一半给布达拉宫,一半人留在罗布林卡。

  (尼玛次仁 口述 记者 韩海兰 整理)

(责编: 胡瑛)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澳门金沙国际赌场